東風_

……能够拥有这份幸福就足够了吗…。

感觉主角好可爱啊hhhh想扩同好!

我真讨厌我自己 我真是差劲 为什么我会有这么可耻的病

搞什么

怎么混我天雷圈的人全都在关注我啊……

Qi:


“对不起,我撑不下去了。那恶魔近来持续不断地在我脑中低语,我知道我剩下的时间不多了。我不能输给那家伙,因此我必须提前终止这一切。我深知,我的生命和我的所作所为,都是一种不可饶恕的罪恶。我,不过是一个毫无自我、没有未来的人罢了。但是你有。请你一定要好好地活下去。请你相信我对你的爱。很抱歉我不是一个好的爱人,没办法再继续陪在你的身边。谢谢你为我带来的美好的一切,和你在一起的那些时光,就好像是从别人身上偷来的一样。我爱你。谢谢你。再见。”
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Vince

写作业的时候摸了一下…?有点心疼Par

????????

*乌鸦少年

我和他站在同一虚妄的地平线,望着他灰色的背影,我的朋友,我的兄弟,多少次想和以前一样拉住他的手臂,拍他的双肩,多少次想让事情变得和当初那样好,但是乌鸦扇动的翅膀让我的臆想烟消云散。

然后他回过头,看了我一眼。要我说,这是我第一次看见他流泪。我从来没有见到他哭过,因为他留给外人的总是刻板的嘴唇和阴沉的眼眸,但是这一次不同,他留下了整张脸,毫无遮掩,悲伤的我不禁倍感亲切。

他略长的黑头发在大风中显得十分凌乱,扬起衣角的白衬衫,可是面对他的笑容我忽然深感惭愧。凌空遭遇寒流,我的心皱缩成小小的干巴巴的一团,拴着细线的小刀悬着,闪光,或许我终于理解他为什么会变成这样了吧。

我深知那种苍白无力的话不会有任何效果,但是我想救他,我想拯救他,我希望能够触碰到他,至少只是听着他的呼吸还有刻薄的语言。

他对我摇摇头,然后无声地笑了。他笑得太厉害,以至于站不稳脚跟。他坠下去了,但他没有挣扎,他还在笑,像翅膀折断的乌鸦。我直冲过去,向着下方的他和人群无济于事地伸出手臂,我一定是尖叫了,尽管我是那类无法听见的人。这是我失聪以后发出的第一个声音吧。

当我下楼的时候,周围的人已经很多了。他们的嘴巴一直在动,手机也开了闪光灯,还有几个人十分慌乱,我推开那些嘴巴挤进去,他躺在那儿,脸上挂着最后的笑容。

噢……亲爱的朋友。我无措地站在他的身边,低头望着他,不禁潸然泪下。我的哭声估计会很奇怪吧,面对至亲的朋友的逝去,无力的我只能不断地流着眼泪,肯定很痛啊,促成死亡和一无所知的过程是无法想象的疼痛吧。

这个失去了翅膀的乌鸦少年,我再也没有见过他。